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读者 >> 亲情文章 >> 列表
相爱相杀

相爱相杀

2022/7/26 8:11:02
小葡萄怒气冲冲地发消息给我:“妈妈,你为什么要生弟弟。”我还未来得及回信息,她马上发来第二句:“李子我一个都没吃,都被他吃了。”我安抚道:“弟弟怎么这么坏,又都吃了。”小葡萄愤愤地...
孩子遭欺负,父母该不该护犊子

孩子遭欺负,父母该不该护犊子

2022/7/15 13:08:36
昨天,文友讲了一个童年的故事。小时候,自己个子小,常被其他同学欺负。妈妈不会骂人,她也没有学会骂人。就是把相同的话反击回去,她都羞于说出口,只好默默地忍受。她回家和爸爸诉说,可爸爸...
不是不爱,只是不耐

不是不爱,只是不耐

2022/7/13 12:48:04
一个孩子总是抱怨,妈妈不爱他。这位妈妈是单亲妈妈,所有人都知道妈妈非常爱他,当初为了争取孩子的抚养权,吃了很多苦。每天为了孩子的生活,两头奔波,为孩子吃任何苦,她都毫无怨言。于是,...
父亲的打麦场

父亲的打麦场

2022/6/29 18:18:07
平原的乡下麦收时令,就是一场盛大的节日。男女老少脚步都变得匆匆,他们奔波在村庄和麦田之间,肩扛手提,还有牛车拉运各种农具,包括停歇了整整一年的石碾,也被紧急唤醒。迎接麦收,各家各户...
生活在别处

生活在别处

2022/6/26 14:41:51
移動互联网时代,见怪不怪,对有人而言,倘使吃饭不晒美食,旅游不晒美景,恩爱不晒照片,仿佛就食之无味、爱亦惘然。晒是为获取“羡慕”,而羡慕别人的人,也难说不在被他人所羡慕。英国温德米...
纪念我逝去的大哥

纪念我逝去的大哥

2022/6/25
有些东西不想太多亲人看到,但我还是想写下了纪念我逝去的大哥,所以就选择在这个平台注册,记录一下我的心情!2017年11月27号,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,听到老婆说我大哥病了。当时我听就...
这是我的父亲

这是我的父亲

2022/6/25
这是我的父亲父亲给我的憧憬是慈祥的,幽默的,可爱的。每每跟同学和朋友聊起父母的那些事时,她们的主题都是慈母严父。父亲如何的严厉苛刻,更严重的还有把父亲说得跟地狱魔王一样。当然,这里...
缘份

缘份

2022/6/25
又是一个不眠的深夜,任凭阵阵寒流侵入心湖,禁不住打个冷颤,刹那的抽搐,脑海里,你愈加清晰的剪影挥之不去。  然而,此时的你,是否也像我一样立在窗前,用心感受着点点星光的清辉,在如此...
一个人的时候总是想起一些,尘封的记忆,或许是孤独吧!

一个人的时候总是想起一些,尘封的记忆,或许是孤独吧!

2022/6/25
一个人的时候总是想起一些,尘封的记忆,或许是孤独吧!  很多时候我们并不能体会别人的感受,即使体会到了,也无能为力,心情这个东西只有自己可以解决,每个人的灵魂都在自己的世界里,孤独...
那个人和我亲如姐妹。

那个人和我亲如姐妹。

2022/6/25
有时候很想问问别人,你的身边是否也有那样一个互相喜欢达到爱的境界,明明不是情人,却付出得笔情人还多;明明不是亲人,却血浓于水互相依靠;明明不是故意斗气,却每次都暗暗计较很多。那样一...
老猫和它孩子们的故事

老猫和它孩子们的故事

2022/6/25
老猫长得十分耐看,大大的脑袋,壮壮的身躯,披着豹纹花衣,粗壮的尾巴摆来摆去,还真有点兽中之王的样子。  “老猫你回来了,”每当看到它从外面进屋,我都会这么喊它。老猫也懂事儿似的摇着...
【伟大的母亲】

【伟大的母亲】

2022/6/25
在一次无意中,我看到母亲年轻时的照片。照片上的母亲很美,弯月眉下荡着一湾秋波,乌黑的麻花辫垂至胸前,白晳的皮肤与小花格衬衣相辉映,更显得楚楚动人。曾经,母亲也这么年轻过。她是不是也...
爸爸,谢谢您。

爸爸,谢谢您。

2022/6/25
天地间一片雪白,大雪正无情的乱飞着,虽然寒风刺骨,但是我的心里却像刚喝了一杯热咖啡一样温暖,因为这一次我终于品尝了浓浓的父爱。  像往常一样,起床后,洗漱完后就去学校,刚一出门,寒...
岁月苍白了面容,流沙沉积了珍珠。

岁月苍白了面容,流沙沉积了珍珠。

2022/6/25
岁月苍白了面容,流沙沉积了珍珠。不知过了多少年,岁月抢去了青春,生命的年轮越转越快,在还没等我明白生与死,残酷的死神就在不同的时间,无情的带走了我生命中最挚爱的亲人——外婆和舅舅。...
一个8岁女娃撑起了一个家。

一个8岁女娃撑起了一个家。

2022/6/25
年仅8岁、矮小瘦弱的张明月,用粗糙的小手吃力地抱住爸爸张绪合的肩膀,身体后仰踮起脚尖,从床上一点一点往下拖,小脸憋得通红……等爸爸坐上轮椅,她脸上早已挂满了汗珠。这是记者4月2日见...
图片推荐
    孩子遭欺负,父母该不该护犊子

    孩子遭欺负,父母该不该护犊子

    昨天,文友讲了一个童年的故事。小时候,自己个子小,常被其他同学欺负。妈妈不会骂人,她也没有学会骂人。就是把相同的话反击回去,她都羞于说出口,只好默默地忍受。她回家和爸爸诉说,可爸爸并没有做出任何反馈。
    不是不爱,只是不耐

    不是不爱,只是不耐

    一个孩子总是抱怨,妈妈不爱他。这位妈妈是单亲妈妈,所有人都知道妈妈非常爱他,当初为了争取孩子的抚养权,吃了很多苦。每天为了孩子的生活,两头奔波,为孩子吃任何苦,她都毫无怨言。于是,我问道:“你为什么觉
    父亲的打麦场

    父亲的打麦场

    平原的乡下麦收时令,就是一场盛大的节日。男女老少脚步都变得匆匆,他们奔波在村庄和麦田之间,肩扛手提,还有牛车拉运各种农具,包括停歇了整整一年的石碾,也被紧急唤醒。迎接麦收,各家各户最先要打一片麦场出来
    生活在别处

    生活在别处

    移動互联网时代,见怪不怪,对有人而言,倘使吃饭不晒美食,旅游不晒美景,恩爱不晒照片,仿佛就食之无味、爱亦惘然。晒是为获取“羡慕”,而羡慕别人的人,也难说不在被他人所羡慕。英国温德米尔湖区有一个孤独的牧
    一个8岁女娃撑起了一个家。

    一个8岁女娃撑起了一个家。

    年仅8岁、矮小瘦弱的张明月,用粗糙的小手吃力地抱住爸爸张绪合的肩膀,身体后仰踮起脚尖,从床上一点一点往下拖,小脸憋得通红……等爸爸坐上轮椅,她脸上早已挂满了汗珠。这是记者4月2日见到小明月时看到的情景
    袁坚强的故事。

    袁坚强的故事。

    一、  曾经问过她的名字,她说,她没有名字。姓袁,排行笫十,别人叫她:老十。  她长得不好,眼小嘴大黑皮肤,身高只有一百三十九公分,一直到四十五岁,才结了婚。跟她结婚的陈伯已经五十五岁了。从做新娘那天
    母亲,留住她的温暖。

    母亲,留住她的温暖。

    在台湾,有一位六十多岁的妈妈,每天都给女儿打电话。她听到的总是语音信箱的留言:“对不起,我现在很忙,有事请留言哦!”那轻俏活泼的声音,让妈妈禁不住笑容满面。明知女儿不在电话那头,她仍会慈爱地回答:“好
    风吹雨打为了爱。

    风吹雨打为了爱。

    她是一个不幸的孩子,一出生,就被亲生父母丢到了乡下的桥头边。  她被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捡回家。男人因为娶不起媳妇,是村里的老光棍。他把米磨碎了煮来喂她吃,抱着她睡觉,用破布给她当尿布,教她叫“爹”。当
    我不是小猪,我是公主。

    我不是小猪,我是公主。

    一  是6年前。  那天是圣诞夜,商店的橱窗玻璃上画着圣诞老人和圣诞树,有的商家门口还挂上了红灯笼,到处是喜庆和温暖。可是我没有,什么都没有。我瑟缩着臂膀走在寒风中,忽然摸到口袋里还有两块钱,于是我就
    我们都将是彼此,最爱恋的宝贝。

    我们都将是彼此,最爱恋的宝贝。

    40岁的时候,他才有了我。按照家乡的风俗,要给左邻右舍送染得红艳的蛋。他兴致勃勃地去市场上买来很多光亮饱满的鸡蛋,自己在家里煮,然后用廉价的颜料,将每一个鸡蛋都染得漂亮光鲜。  妈妈说,他是起早提了1